首页 书库 充值 福利 创作平台

第8章 给我穿上

作者:宿笑 发表时间:2018-12-06 20:21:47 字数:1917 加入书架

打车来到致和医院总院的时候,医生已经开始查房了,南知意穿好白大褂,揉了揉红肿着双眼,低着头走进办公室中。

“南知意,你怎么才来啊。”护士长邱云微微挑眉,扭动着细腰肥臀,从办公室里走出来,顺手将波浪般的长发拢在脑后挽起来,戴上护士帽:“你工作几年了,你还不知道医院的上班时间?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迟到影响多少人工作啊?这里是急诊,不是你家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南知意垂着头,声音都放低了几分。

“你要是不想上班你就直说,你现在就可以回家休息。”她细长的凤眼看起来别有风味:“我们医院不缺你一个,不过就是个护工,连个护士都不是,你还在这里摆谱。”

南知意急忙低头躬身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下次一定不会再迟到了。”她急忙将散落的头发挽在脑后,走进更衣室去换好护士服,向房中走去。

可是刚走了两步,就被邱云拽住胳膊:“行了,你先别去急诊病房那边。”啪的一声,一沓厚厚的文件扔在南知意的怀中:“送个文件,上面外科让人帮忙送去对面的医疗器械公司,快去快回,今天周一,估计一会儿就来人住院了。”

南知意微微点头,脱下白大褂,穿上羽绒服,抱起文件准备离开。

“你不知道白大褂是我们医院的标志啊!不穿谁认识我们啊!”邱云突然大声喊了起来:“给我穿上!”

南知意愣了愣,吐了口气,只得脱下羽绒服,换上单薄的白大褂,走出药医院的大门。

昏黄的阳光给寒冷的冬天带来了一丝温暖,大街上的行人裹着厚厚的棉衣,行色匆匆。

南知意冻得全身发抖,只得紧紧的抱着手中的文件,白大褂在风中纷飞,文件也吹得不住的翻飞,她急忙去扶,可是没想到哗啦一声,所有的文件,全都洒落在地上,有的还飞出去很远。

心情糟透了,也只能蹲下来将所有的文件全都重新捡起来,放在地上,搓了搓冻得僵硬的手,站起来跺了跺脚,抱起文件继续向前走。

“停车。”

低调的路虎缓缓停靠在路边,黎予安微微侧头,从车窗里看向马路对面。

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娇小的女人,脸被风吹得通红,却还是紧紧抱着文件向前走去,黑色的头发被吹得纷乱,她埋着头向前走。

黎予安像深潭一样的双眼,此时更氤氲着云雾,他放在腿上的手轻轻攥了攥,又缓缓松开了:“走吧。”

“少爷,不带那位小姐一程吗?”司机问。

黎予安没有说话,抿着嘴,显然心情不好。

司机也识趣的闭上嘴巴,车子又一次启动了,转弯驶入致和医院的后门。

南知意错了搓脸,转头看了看身后车来车往的马路,走到前面的巷口转头看了看,走进里面的药材公司。

致和医院里,小护士聚集在一起,趴在窗口兴奋的聊着什么,兴致勃勃。

“哎!你们有没有听说,楼上的致和医院好像来了一个新的医生。”

“我听说了,听说了!据说长得超帅的!是斯坦德大学博士毕业被聘来的!”

“你们怎么知道的?我都没听说啊!”

“你傻啊,你忘了我男朋友是人事的?他看到简历了!”

女人们兴奋地围在一起聊着八卦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花痴。

南知意带着寒气走进急诊门前的分诊台后,搓搓发麻的双手,静静地听着她们说话,系好白大褂的扣子,戴上口罩,拿起扫帚开始清理护士台。

“南知意。”护士长邱云坐在柜台里,抬眼看了她一眼,命令着:“这个药是急诊三病房三床的,去取药,拿上药跟着护士把病人推到骨科去。”

南知意抿了抿嘴,活动了一下脚,昨晚被硌破的地方,现在正磨的生疼,她拿起药篮向三十五病房走去。

虽然南知意表面上是个护工,但是其实,并不只做护工的事情。

当初被董世成收留并且和董世成结婚之后,董世成可怜她没有工作还带着一个孩子,于是在致和里面给她安排了一个当护工的工作。

说是护工,但是不论打扫卫生还是给病人端屎端尿,都得她来做,也不像其他护工照顾一个病人一天几百块钱,而是和其他护士一样穿着护士服,工作在心外的病房里,一个月拿着两千多块钱工资,在这个大别墅里管了孩子和自己的吃饭和交通,还是勉强足够的。

将药篮里的处方送进窗口:“您好,我来拿药。”

“怎么又是你来拿药?”窗口里的人抬头望了一眼,低着头看着药方:“你不是正式工,你来拿药的话,如果出了什么问题,你负不了责任的。”

南知意笑了一下:“没关系,我会清点好的。”

药方里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好了,你好好清点,你这样在这里做一辈子的护工是不行的,你还是得想个办法转正才行啊。”

南知意苦笑一声,摇了摇头:“不行,我没有护资证,转不了正。”

“好啦,没事。”里面的人笑了笑,转头看向旁边的人:“先生,请问您要买什么药?”

十一点多,正是药方最忙碌的时候,窗口前渐渐的开始排起长队,病人们也开始多了起来。

南知意拿着药篮,转身向旁边走去,可是,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,挡住了她的去路,并且丝毫不打算让开。

“按着这个处方拿。”男人清冷的声音,从头顶传来,熟悉的味道,淡淡飘进南知意的鼻中,她的脸色微微一变,低垂着头,心中不能确定前面的人,但是却怎么也不敢抬起来。